点击右上角微信好友

朋友圈

请使用浏览器分享功能进行分享

正在阅读:三代考古人讲述三星堆发掘故事
首页> 地方频道> 文化 > 正文

三代考古人讲述三星堆发掘故事

来源:88金币网2021-04-27 08:24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跨越百年的接力

  三代考古人讲述三星堆发掘故事

  “三星”之光,闪耀在中华文明版图的西南部。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6个新祭祀坑重大考古发现引人瞩目。在距博物馆约2公里的三星堆遗址祭祀区考古大棚里,许多新器物的出土,令考古人员惊喜不断。

  “沉睡三千年,一醒惊天下。”1986年,三星堆遗址1号、2号祭祀坑震惊世界,如今6个新坑再惊天下。事实上,三星堆“面世”还要追溯到近百年前;其发掘和保护,是凝结了数代考古人心血的接力赛。近日,记者在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祭祀区发掘现场,采访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前任站长陈德安、现任站长雷雨、三星堆考古研究所所长冉宏林,还有年轻的考古队员,听三代考古人讲述三星堆的故事。

  1 1929年春天三星堆“横空出世”,显露古蜀与中原文明交流痕迹

  陈德安,今年68岁,从事三星堆考古26年,是首任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也是1986年三星堆1、2号祭祀坑的主要发掘者。记者还未发问,陈德安首先抛出话题:“我先和你们说说三星堆考古的来龙去脉,搞清整个过程,很多问题就好谈了。”

  三星堆是怎么被发现的?“有三种关于发现时间的说法,分别是1927年、1929年和1931年。我认为燕家说的1929年比较准确。”

  陈德安所说的“燕家”,是四川广汉真武村月亮湾村民燕道诚、燕青保父子。1929年春天,他们在自家田地开掘水塘时,先后在沟底发现400多件玉石器。随后,这批流入坊间的“广汉玉器”名噪一时。三星堆文明由此“横空出世”。

  1934年3月,华西协合大学古物博物馆(四川大学博物馆前身)启动三星堆首次科学发掘,时任馆长葛维汉是首位发掘者,他组织考古队在燕家院子找到了发现玉石器的原坑,并提出“广汉文化”概念。有趣的是,当时就有关于三星堆文明身世的讨论。郭沫若认为,广汉发现的玉璧、玉璋等与华北、华中发现的相似,这是古蜀曾与中原有过文化接触的证明。

  抗战全面爆发后,三星堆发掘暂时搁置,新中国成立后才又有新动作。

  1963年9月,四川省文管会和四川大学历史系考古教研室联合组成考古队,由考古学家冯汉骥指导,对月亮湾遗址进行了新中国成立后的首次发掘。

  发掘工作从9月23日持续到12月3日,发掘面积150平方米。冯汉骥跟学生们一起挖,工具只有平头铲和尖头铲,前者刮土层,后者剔泥土。

  遗憾的是,发掘完不久,冯汉骥就病了,后来身体一直不好,成果没能整理出来。直到30年后,才由当年参加发掘工作的马继贤写成《广汉月亮湾遗址发掘追记》。

  “真正的突破,还要等到20世纪80年代。”陈德安说。

  2 1980年重启发掘三星堆考古迎转机

  冉宏林今年34岁,是此次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队的执行领队。接受采访前,他刚从考古发掘舱里出来,身上还穿着防护服。

  2013年,冉宏林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硕士毕业后,进入三星堆遗址工作站。这里正是他的理想之地,“我是重庆人,专业方向是夏商周考古,而三星堆是先秦时期巴蜀文化里最重要的遗址之一,我来三星堆是‘天时地利人和’。”

  在北大,冉宏林参与了考古老校友的口述史采访和整理工作,这给他带来启发。“三星堆遗址发现以来,90多年过去了,经历了很多人和事,但很多东西是写不到发掘简报和研究文章中的,只留在记忆里。”冉宏林说,不少考古人已经高龄,再不做点什么会留下永远的遗憾。

  从2019年开始,冉宏林开始三星堆考古口述史采集工作。他首个拜访的是敖天照老先生。

  上世纪50年代,敖天照进入广汉市文化馆工作,从此,每一次三星堆考古发掘,他几乎都在场。1973年,他在湖北长江流域考古班系统学习考古,包括考古绘图、考古测量。培训时,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严文明给他讲,“老敖,你回去一定留心三星堆,那个遗址非常重要。”

  70年代后期,广汉各大乡镇几乎都在办砖瓦厂,三星堆所在的中兴公社也在当地取土烧砖。回来后,敖天照跑到三星堆遗址,看到砖瓦厂挖出的土里夹杂着不少碎陶片,感到非常着急。后来,他到四川省博物馆考古队汇报情况,推动了三星堆的发掘和保护。

  1980年春天。由参与过1963年月亮湾发掘的王有鹏带队,改革开放后三星堆遗址首次发掘启动。之后,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再未停止。

  同年夏天,从四川大学考古系毕业不久的陈德安来到三星堆发掘工地,此后直到2005年,他都在三星堆,经历了改革开放后15次考古发掘,其中几次大规模的都由他主持。

  而真正让三星堆“一醒惊天下”的重大考古发现,是在1986年。

  3 1986年两坑“一醒惊天下”,奠定三星堆遗址重要地位

  对田野考古来说,天气是个重要变量。沉睡地下数百上千年的文物“身子骨”脆弱,经不起雨雪风霜。“现在不怕了,有考古大棚,大棚里还建了4个恒温恒湿的考古发掘舱。”陈德安说。

  1986年夏天,没有考古大棚,只有篱笆草棚。7月18日下午,陈德安和另一位1号、2号祭祀坑发掘负责人陈显丹在整理资料,砖厂工人骑着自行车闯进工作站,说“挖砖挖出玉刀来了”。他们赶紧放下手里的活,飞快跑到出土地点。拼接发现,工人说的“刀”是玉戈、玉璋等玉器,而出土地点就是后来名震天下的1号坑;8月16日,距离三星堆1号坑西北30米左右,同样因为砖厂工人取土,考古队员又发现了2号坑。

  田野考古是个“体力活”。陈德安记得,当时天气闷得很,经常打雷,雨又一直下不来,每天提心吊胆。一旦下雨,田里的水翻起来,就会破坏文物;但光打雷不下雨,土质又干又硬,很难控制。“晚上土质稍有回湿,我们通宵连轴转,在取文物的关键时期,差不多三天三夜没合眼,赶在雷雨前完成了祭祀坑清理。”

  “填土非常硬,用手铲清理进度慢,大家手上都起了水泡。夜间发掘工作更苦,两个200瓦的灯泡招来了无数蚊虫。”陈显丹回忆。

  1号、2号坑相继出土金器、玉石、青铜器、陶器等1700余件,还有大量的骨(牙)雕刻器残片、虎牙和海贝约4600颗。现在三星堆博物馆内陈列的国宝级文物,比如青铜大立人、青铜神树、黄金面罩、金杖,基本都出自这两个坑,这也奠定了三星堆遗址在中华文明和世界文明史上的重要地位。

  4 34年坚持发掘,三星堆“再惊天下”

  雷雨快步走过考古发掘舱边的木栈道,坐定后放下背包,还有挂在脖子上的单反相机。

  自从十几年前拍下第一张与三星堆的合影以来,雷雨已经数不清拍过多少张三星堆的照片了。“出土器物有专业摄影师拍,我主要拍考古的人,记录他们的工作状态。”

  1984年,雷雨大学毕业后来到三星堆。因为生病,他没能参与1986年的发掘,这让他懊恼了很久。“说实话,我之前没想过还会有3号坑。大多数考古工作者可能一辈子都遇不到一次大规模发掘,我的运气很好。”

  曾有人问,为何两次发掘相隔这么长时间?“三星堆遗址考古发掘一直在进行,只是发掘对象不是祭祀坑,而是遗址内城墙、宫殿等其他功能区。”陈显丹解释。

  考古充满偶然性,无果而归是常有的事,但发现3号到8号祭祀坑有其必然性。2019年8月,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编制《三星堆遗址考古工作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2)》,将聚落考古、社会考古作为今后几年的主要工作和研究方向,直接推动了发掘工作展开。“大家带着这样的研究目的开展勘探,发现3号坑也不全是偶然。”冉宏林说。

  从2019年10月22日到2020年8月8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在1、2号祭祀坑周边开展了系统、全面的考古勘探与发掘,基本摸清祭祀区域范围,以及各类遗存的年代序列和空间格局。期间,6个新坑陆续被找出,它们位于1、2号坑的30米距离内,规模在3.5平方米到20平方米间。

  2019年11月26日,在紧邻2号祭祀坑西侧的探沟东南部,冉宏林敏锐地发现“异象”——一条直角边。“我用手铲仔细刮了一遍,把这个线条理顺了,发现有一个转弯直角,基本能确定是一个比较规整的坑。”冉宏林说,人类活动会留下蛛丝马迹,挖坑回填土和周边土的松紧程度、土质土色有区别。“当时就想,它会不会是我们一直在找的3号坑。”

  顺着线索继续下挖,12月2日,一块6到7厘米长的青铜器口沿露出土面。当工作站所有人都不敢确定这具体是什么器物时,他们请来了正在附近开会的“老专家”陈德安。

  陈德安喜欢用手去感受考古标本,对各地、各时期青铜器的不同风格比较熟。1986年出土的青铜器,基本每件他都摸过几十遍、上百遍,每个部位都记得清清楚楚。“我顺着梯子下坑,摸了一下那个铜器口沿的边缘,说了6个字:‘大口尊,没问题。’”

  时隔34年,三星堆6个新坑“再醒惊天下”。雷雨已经在三星堆遗址工作37个年头,如今他最深的感受是一定要坚持。“坚持才会有收获。”

  5 考古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接力赛”

  在雷雨的相机里,年轻人的照片越来越多。“一些年轻考古队员看到我给他们拍照,还会让我帮忙发给他们。”雷雨说,这两年站里来了很多“90后”年轻队员,给古老的三星堆注入了朝气。

  身体趴在悬空的发掘升降平台上,用竹签一点点剥离文物周围的泥土,再小心翼翼地装入标有编号的小袋子里……记者在4号坑发掘舱内见到许丹阳时,他正在清理出土一块陶片。

  许丹阳是“95后”,去年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刚参加工作就加入三星堆祭祀区新一轮考古队伍。

  “这些年轻人非常敬业,入舱后马上就进入状态,一天起码7个小时在坑里工作。”雷雨说。

  在陈德安眼里,年轻一代掌握更多自然科学知识,会用高科技设备,也接触到最前沿的考古学理论方法,这些都和老一辈大不相同。“我也在向这些年轻人学习,努力吸收新的研究方法、研究成果。”

  老一辈三星堆考古人的精神感染着考古“新生代”,代代相传。“2019年我去拜访敖天照,他住在老宿舍楼,房子不大不新,但收拾得非常规整,摆满了书。三星堆的事他娓娓道来,细节都能讲得很清楚,你可以感受到这些前辈对三星堆遗址考古的热忱、热爱、坚守,完完全全沉浸在考古的世界了。”冉宏林说。

  此次三星堆考古大发现,离不开几代考古人的半生坚守;近百年的三星堆考古接力,是几代人文化信仰的传递。

  为什么以三星堆考古作为人生事业?

  有人是阴差阳错:雷雨读考古,父亲的建议起了大作用;陈德安是被“调”到考古专业的,本来想做医生或老师。

  有人是兴趣使然:冉宏林因为喜欢历史、向往在田野的自由,就报了考古系;许丹阳也是自己选的专业,兴趣是主要因素。

  殊途同归。退休后,陈德安对三星堆的研究整理工作没停下。“我学考古是偶然,但从事这项工作后就再也没想过放弃。我把三星堆作为我一生的事业,好像已经跟我割不断了,脑子里想的都是它。原来没退休,它是我的工作,现在退休了,它是我的乐趣。”

  再过两年,雷雨要退休了,“我在三星堆待了三十多年,在外人看来可能时间很长,但我反而觉得很短,因为古蜀文明太有魅力,有太多待解的谜。”雷雨说,如果还有一次选择机会,他愿意留在这儿,继续破解三星堆的“无字天书”。

  每个人都提到的,是责任感和使命感。“考古既探索我们‘从哪里来’,也启发我们‘到哪里去’,这对我们认识中华文明、坚定文化自信,是必不可少的基础性工作。这是中国考古人的使命。”陈德安说。

  卷帙浩繁的文献史料中,关于古蜀的屈指可数,考古似乎是跨越时间长河、与古蜀文明“重逢”唯一的路。这不是一代人或几代人就能完成的,古蜀国的神秘面纱才仅被揭开了一角,考古工作者对它的探索远未结束。

  这次全民关注的发掘工作何时结束?冉宏林说,他们希望在年底前完成6个坑的文物发掘工作,之后到实验室做相关保护和分析研究,但考古有太多未知,发掘前永远不知道层层土下究竟埋藏着多少“秘密”,因此没有严格的截止时间。而后续的文保修复工作,需要更漫长的岁月。

  这是一场永无止境的“接力赛”。

  (本报记者 柴雅欣 自四川广汉报道)

[ 责编:宫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光明云投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立夏时节农事忙

  • 贵州赤水:金钗石斛花开出“美丽经济”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我的事业在中国,我的成就在中国,我的归宿在中国
2021-05-06 11:18
甲午海战中国惨败,年幼的他便对国家兴亡心存忧虑,东渡日本学习造船;秉持着开发祖国地下资源富国图强的信念,他又远赴英国攻研地质。“与党同行——知识分子的红色记忆”第二期,走进新中国地质事业奠基人李四光的红色记忆。
2021-05-06 11:33
距今约1亿年前,晚白垩世早期,一只恐龙生活在炎热潮湿、植被茂盛的水网地带。金幸生团队2019年在浙江义乌发现了这片化石,其足迹与四川伶盗龙足迹相吻合。
2021-05-06 11:22
天然“抗癌明星”紫杉醇及其原料来源一级珍稀濒危保护植物红豆杉的研究获重大突破。该研究系统分析了紫杉醇合成相关基因的基因组定位与协同表达调控,绘制了多个相关基因家族的基因组位置图谱,特别揭示了细胞色素P450家族的基因组分布和调控规律。
2021-05-06 09:50
五一假期即将接近尾声,很多出去旅行的人已经开始返程。中国疾控中心近日发布的五一假期健康提示指出,公众在旅途中要持续做好自我健康监测,旅行归来还应自我观察14天,一旦出现异常症状,做好防范感染他人的措施,及时就医并主动告知医生自己的旅行史。
2021-05-06 09:37
为了实现观测任务的高效安排,2020年初,孙纯参与开发出了观测项目管理系统。2021年3月31日起,FAST正式向全球科学家开放,她又参与开发了英文及观测项目申请评审系统,为全球科学家提供申请、创建、安排、执行一条龙服务,保障FAST能产出更多成果。
2021-05-06 09:33
受冷空气影响,华北、黄淮、东北地区等地气温将下降4~8℃,内蒙古中部局地降温10℃以上。此次过程中,华北等局地可能出现极端大风天气,内蒙古中部和京津冀地区公众需关注当地气象台发布的大风天气预警,防范极端大风天气可能造成的危害。
2021-05-06 09:24
当地时间5月5日,德国联邦卫生部部长斯潘与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召开视频会议。据了解,该中心旨在加强世界各国和科研机构之间的合作,以便快速分析数据,及早发现潜在的大流行病暴发迹象。
2021-05-06 09:23
近日,欧洲央行公布了为期6个月的数字欧元咨询案意见结果,积极为发行数字欧元做准备,日本央行也正式启动了数字货币试验。
2021-05-06 09:42
研究人员称,鉴于人脑收集的很多信息都源于视觉感知,新研制出的这些突触型晶体管可以整合到图像识别系统中。
2021-05-06 11:12
北京数字认证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林雪焰表示,数字信任是网络空间建设的基石,也是各行各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实现自身业务价值创新的驱动力。
2021-05-06 09:36
利津建成86个农村物流配送站点,构建起县、乡、村三级电商物流配送体系,解决农村电商“最后一公里”和农产品上行“最初一公里”问题。
2021-05-06 09:35
4月10日,北京市政府正式批复《北京市智能网联汽车政策先行区总体实施方案》,同意依托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设立北京市智能网联汽车政策先行区。
2021-05-06 09:34
“双碳”时代的到来,节能环保产业作为绿色发展的重要支撑力量,在这一过程中将有更大用武之地,迎来最佳机遇期。”
2021-05-06 10:30
有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参与了FAST建设、调试和运行的全过程,亲眼见证了FAST从无到有、从概念变成现实、从荆棘小路变成康庄大道的成长历程。
2021-05-06 10:28
随着冬奥倒计时的“滴答”声响,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各项“涉奥”工程在紧锣密鼓地高效推进。
2021-05-06 10:27
近日,南开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张彤团队获得一项关于“含汞矿物纳米颗粒微生物甲基化过程机制”的研究成果。
2021-05-06 10:25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郭光灿院士团队李传锋、周宗权研究组将光存储时间提升至1小时,刷新2013年德国团队所创造的光存储1分钟的世界纪录,向实现量子U盘迈出重要一步。
2021-05-06 10:24
《科学·机器人》日前发布的论文中介绍了一种别致的机器人:无需能源支持、能够自行解体、记录行驶路线、破“壁”出入自如……
2021-05-06 10:20
伴随着大马力农机的轰鸣声,新疆昌吉国家农业科技园区正抢抓农时播种,农户们在农业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忙着播种。
2021-05-06 10:18
加载更多
网站地图 水果竞猜 博乐通 皇冠尔夫娱乐网
申博客户端下载官网 申博游戏端下载 申博正网充值 申博娱乐备用网址
申博游戏吧登入 凯旋门国际娱乐会所 天天彩票会员登入 上海彩票皇冠网
皇冠尔夫娱乐网 港京印刷图源 真人众乐博担保 博乐通
金顺娱乐平台信誉 博狗bogounet 胎儿性别试纸 博狗网址22bog
77sbsg.com 187PT.COM 108ib.com 157psb.com 353SUN.COM
384xx.com 261SUN.COM 77sbsg.com XSB345.COM 697XTD.COM
1112997.COM XSB385.COM 985XTD.COM 38csb.com 878XTD.COM
729PT.COM 438psb.com 756SUN.COM 998cw.com 989jbs.com